博客网 >

奴才意识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瓜期不代

 

  齐侯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瓜时而往,曰“及瓜而代”。期戍,公问不至。请代,弗许。故谋作乱。


                                              ——《左传·庄公八年》节选

 

  襄公元年,始为太子时,尝与无知鬬,及立,绌无知秩服,无知怨。

 
  四年,鲁桓公与夫人如齐。齐襄公故尝私通鲁夫人。鲁夫人者,襄公女弟也,自釐公时嫁为鲁桓公妇,及桓公来而襄公复通焉。鲁桓公知之,怒夫人,夫人以告齐襄公。齐襄公与鲁君饮,醉之,使力士彭生抱上鲁君车,因拉杀鲁桓公,桓公下车则死矣。鲁人以为让,而齐襄公杀彭生以谢鲁。

 
  八年,伐纪,纪迁去其邑。

 
  十二年,初,襄公使连称、管至父戍葵丘,瓜时而往,及瓜而代。往戍一岁,卒瓜时而公弗为发代。或为请代,公弗许。故此二人怒,因公孙无知谋作乱。连称有从妹在公宫,无宠,使之闲襄公,曰“事成以女为无知夫人”。冬十二月,襄公游姑棼,遂猎沛丘。见彘,从者曰“彭生”。公怒,射之,彘人立而啼。公惧,坠车伤足,失屦。反而鞭主屦者茀三百。茀出宫。而无知、连称、管至父等闻公伤,乃遂率其众袭宫。逢主屦茀,茀曰:“且无入惊宫,惊宫未易入也。”无知弗信,茀示之创,乃信之。待宫外,令茀先入。茀先入,即匿襄公户闲。良久,无知等恐,遂入宫。茀反与宫中及公之幸臣攻无知等,不胜,皆死。无知入宫,求公不得。或见人足於户闲,发视,乃襄公,遂弑之,而无知自立为齐君。

 

 

——史记卷三十二 齐太公世家第二

 

 

 

    转眼又过了数日,到了除夕。张逸派人通知张锐,带领地全家到安江城堡过除夕夜。张锐便与董小意、乌兰、张优璇、张恪等人一道前往父亲家。

    同往年一样,母亲早就命人将家中地大餐厅收拾妥当,将家中数间客房也打扫得纤尘不染,准备让张锐一行吃过年夜饭后住下,大年初一再同吃迎新饭,然后同去祭祖。

    当晚,上自寿平大长公主下至二哥的四个子女。与张锐一家欢聚一堂。六灵非常懂事、乖巧,别的孩子在一起玩闹之余,又独自跑到祖奶奶身边与她说话。天真地话语、开朗的性格把老祖宗逗得眉开眼笑、欢喜不已。母亲和董小意、乌兰、司马玉卓聚在一起聊天,一家上下其乐融融。

    过了一会儿,胡公家以前的一些老奴仆们来给主子们拜年。这些人都年事已高。又在家中服侍多年,张逸和刘紫旋也对他们礼敬有加,请他们坐下,一一与之交谈。

    张锐开始还不大关心,无意间发现张置也在其中,连忙上前拉住他地手问候:“置叔,您老这些年可好?”

    张置今年已经七十余岁,身体大不如以前,走路须拄拐杖。他早在数年前就退休去了在辽州居住的长子地家中养老,每隔两、三年才回主子家拜望一次。他今年特意回主子家。是想看看当年地小老虎如今成了什么模样。他得知张锐还在安江养伤,应当在胡公家过年,所以不顾行走不便。坚持从辽州赶了过来。

    看见张锐主动上前问候他,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努力睁大昏花的老眼,凑到近前仔细打量张锐,半响才说道:“三少爷,老仆能亲眼看见您成了雄鹰,成了山林之王,就是死也可瞑目了。”说罢。老眼纵横,哽咽不能再言语。

    张置地话让张锐想起了十余年前的往事,那时张锐因为失去初恋。失去最亲近的二姐,整日陷于痛苦、迷茫之中,正是张置的一番话,才让他重新点燃了对未来的信心。想起往事,他打心眼里感激这位年迈的老管家。索性拉过一张椅子坐到张置身边。与他慢慢聊起来。

    通过一番攀谈。张锐才知道,张置的长子已是辽州某郡的郡守。连孙子都已有儿女了,他每日与后辈同乐,到也逍遥自在。张锐在他的话语中,感到他对胡公充满了感激之情。张置甚至希望死后能埋在胡公家族的坟地旁边,到阴间继续服侍家族地祖宗。

    张锐知道他如此感激胡公家,不仅仅是因为他在家中干了一辈子,而是因为他儿子成为郡守,沾了胡公家的光。此外,不错的家庭条件也是依靠胡公家地恩赐。所以,他对胡公家感恩戴德,连死后也想继续侍候胡公家的老祖先。张锐很羡慕,什么时候自己家的奴仆能有这样的想法,自己的家族才真正成为世代不倒的家族。

    老仆人们一直聊到十点过,才一起告辞退下。张锐亲自将张置送到马车上,告诉他家中的地址,并请他有空时来家里坐坐。直到马车消失在视线中,他才返回屋里。

 

——大汉骑军 第五部 第一百七十六章 第一笔业务


    贾菖祖籍翼州人二百年前其祖把家迁至玄州平济城安居。贾菖学历不高只是中学毕业来家之前一直做小买卖。

    家族在平济城修建第一座庄院后曾经在城内招聘过一次雇工。贾菖就在那次应聘中进了张府开始他只是普通家人。董小意见他一贯办事认真、正直本分便逐年提拔前年升为府中的四大管事之一。

    张锐听后认为条件不错。贾菖出身平民在张府五年从未出过差错勤快机灵、办事得力符合收为家臣条件。家臣与雇佣有很大的不同。佣人随时可能被主家解雇本人也可以随时提出辞职他们来家族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挣取养家糊口的工钱。

    家臣一词则最早见于《左传》襄公二十九年。其文曰:“公臣不足取于家臣。”“家”--也就是春秋时期的诸侯凡有采邑的卿大夫家都设有两套家臣班子即管理全家政务的家臣和管理采邑政务的家臣。

    家臣与效忠的主家之间命运息息相关。古代没有科考制度之时当官只能是世袭弟子出身。一般的平民很难出头绝不可能直接被授予官职。平民家有才之人若想出头就只能先去投靠一个主家。

    成为家臣之后再经过数代侍奉同一家领主给自家的家世“镀金”提升自家的地位成为次一等的家族这种家族被称为“谱代家臣”。历经几代人的积累谱代家臣世家出来的子弟会被上等贵族认可接受其后代也有可能被委任成地方官员。就如左传中所言。公臣不足取于家臣。

    正是如此成了某个领主的家臣后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家臣只能与主公保持一致绝不能起背叛之心。如果谱代家族还没有正式成为领主时。背叛主家就意味着自杀。之前数代人的努力都会化为泡影其后代会受因家族不良名声地拖累再也难以找到愿意收留他们的家族也就失去了出头的机会。

    做家臣也有一定的风险倘若主家达他们就跟着达;倘若主家获罪他们也会受株连。如果明珠暗投很可能随着主家一起灭亡。所以在选择主家的问题上他们尤其谨慎小心。而一旦加入主家不论遇到什么难题。都必须跟主家一条心一起战胜困难。即使遇到主家造反也只能硬着头皮跟随。没有退路。

    他们知道即使造反失败他们地家族也会留下忠义之名。如果运气好对手不是特别心狠手辣之人他们的家族一般不会受株连。即使本人难逃一死家族仍有继续生存的机会。今后这个家族的子弟凭借着先祖留下的忠义之名也能够寻求重振家族的机会。

    成为家臣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其家族成员也能受到主家的保护。俗语:打狗看主人一般人也不会去招惹家臣们的子弟。这些人可以成为主家的门人身份就如投靠王宜的王秉真。王秉真凭借着门人地身份。便可以称霸一方甚至连普通的官员都对他礼敬有加。正是如此很多人都想加入大家族中混一个门人的身份家臣更是他们最渴望得到地身份。

    但是想当家臣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家族在收取家臣的问题上态度非常谨慎。府士、门人、佣人可以养很多。但家臣却是精挑细选少之又少。不仅要才品兼优。还需要被主家认同为心腹才会被收纳。

    家臣不再仅仅是执行者他们在主家内外事务中都有言权和建议权。家臣时刻以主家的利益为第一位在危害到主家利益的情况下家臣可以拒绝执行主公的命令主公却不能因此开除他。

    家臣不同于奴隶或者仆佣家臣也可以和主公解除主仆关系但必须在双方都同意的情况下才能生效。其中若有一方不同意关系就要一直维持下去主家也要继续供养并保护家臣。如果多收几个无用之人主家岂不是要白白养活这些人所以各家族收纳家臣时都是三思而行绝不敢轻易做决定。

    张锐是帝国的新兴贵族家大业大却只有和鄯一个家臣人手奇缺。考虑到贾菖来家时间不短一直表现良好又能独当一面张锐才决心收他为家臣。

    主意已定便派人去叫贾菖面谈。贾菖来到大厅张锐直截了当告诉他要收他为家臣贾菖一时错愕。他应聘来张府做工为地是挣口饭钱。凭借着勤快本分被夫人提拔成管事之一已是很受抬举了心想自己的地位也差不多到头了。他很清楚自己的学识基本不可能被主家收为家臣。

    此时一听家主决定收他为家臣感到很突然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这可意味着他地地位再次升迁今后有机会独当一面了。家主如此器重他让他以为自己在做梦茫然不知所措。直到一旁的和鄯推了他一把才将他惊醒。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能错过?立即跪倒叩拜:“谢主公赏识贾菖愿为主公效力万死不辞!”

 

——大汉骑军 第五部 第一百八十章 家中新成员

 

 

 

    瑞四,可以说是自己最好的防火墙了。

    至于送蜡丸给阿蔡的内务局特务们,那自是根本不知道阿蔡的身份的。

    僧王的诸骑诸劲旅,应该已经磨刀霍霍,现今只是等派往广西的探子探明虚实而已,而僧王一旦利刃出鞘,常规路线自是首攻梧州、接着克平乐、袭桂林,只要攻陷桂林、平乐、梧州三府,理论上公平党就大势已去,虽说红娘深悉农村包围城市之道,但若没有经济渠道支撑,已经被清廷视为眼中钉的公平党想进山区星星之火燎原?那可真是千难万难。莫说现在大多数民众尤其是乡绅们皇权至上的年代,就说当年红军,有共产国际财源,加之军阀林立,如此才能夹缝中艰难生存,只不过后世史书淡化了很多内容而已。

    僧王骁勇善战,应该可说是红娘遇到的最强对手,这石破天惊的对决难道自己只能壁上观么?

    “四儿口阿,你去吧。”叶昭拎出怀表看了一眼,托马斯该到了。

    瑞四却跪下,磕了三个头,叶昭奇道:“作甚?”

    “奴才不能跟在主子身边伺候,只能给主子多磕几个头!”瑞四有些哽咽的说。

    叶昭心中一动,想起从小被他伺候大的情谊,也不由得鼻子微酸,却是笑道:“滚你的蛋吧!”

    瑞四又磕了几个头,这才起身退出。

    叶昭轻轻叹口气,其实外人很难明白这种主子和从小伺候长大的奴才之间的感情,可能有些畸形,却是一种渗透到骨子里条件反射般的忠诚,如果一定要打个比喻,就好像人类和爱犬吧。

 

——我的老婆是军阀  第二十六章 天下英雄几许,我自逍遥

<< 大小 / 全球最大性用品加工厂:珠海成人玩...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revival23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